主页 > 养眼的时尚 >2女烧炭倒卧厕所友探访揭命案 > 正文

2女烧炭倒卧厕所友探访揭命案

2女烧炭倒卧厕所友探访揭命案(威省20日讯)大山脚斯里柔府花园一间半独立式洋房昨晚惊传死伤命案,2名女子在二楼厕所内烧炭自杀,被刚好上门探访的友人揭发,惟其中一人已气绝身亡,另一人紧急送院急救,至今昏迷未醒。死者是34岁的颜美桦,伤者是22岁的陈芋慧。两人为何自杀?由于现场没有留下遗书,家人朋友也无从得悉,留下一堆谜团。没遗书留谜团据悉,昨晚约7时45分,死伤者的共同友人上门探望2人时,发现2人倒卧厕所内不省人事,当时颜美桦身体倒内,头部朝外,衣服和左手臂沾有血迹,脸颊发黑,口吐白沬,已经气绝。至于陈芋慧则呼吸微弱,友人见状立即电召救护车到场救人。陈芋慧晚上11时许被送抵大山脚医院后,午夜12时05分又被转送到诗不朗再也专科医院,当时她的心脏和呼吸仍然微弱,需插管呼吸。身上没有伤痕事发当晚,医护人员在死伤者身上未发现伤痕,故怀疑她们服毒自杀,于是安排伤者到诗布朗再也专科医院接受身体扫描及照射,以确定身体状况。抵步后,医生将她推入紧急室进行扫描及照射,大约45分钟后完成。护士和随行的医生拿到报告后,便陪同女伤者一起返回大山脚政府医院,做进一步治疗。警方是于昨晚9时左右接到投报,消拯队、科学证证组及法医昨晚前后召到案发单位调查,凌晨1时许左右,死者遗体被警方抬上黑车,送往医院太平间剖验。据家属透露,颜美桦来自单亲家庭,早年与父亲、3名哥哥及1名弟弟同住在威南大发园组屋,伤者是22岁的陈芋慧则与父母及一名哥哥从霹雳州搬到新大发园商业中心组屋居住,因此与颜美桦成为楼上楼下的邻居,2人情同姐妹。现场发现装炭灰铁器皿威中警区主任聂罗斯今日受询时透露,法医剖验结果证实死者是因吸入烧炭所产生的废气而中毒死亡。他说,案发现场没有打斗痕迹,只发现一个装着炭灰的铁器皿。初步调查显示,女死者是在厕所内烧炭自杀,揭发此案的女友人声称不明白2人为何要寻死。这间洋房楼上有3间房,楼下则有1间房,2女是住楼上房,1名华裔男租户则住楼下房。昨晚约7时45分,2人认识的女友人(29岁)上门找她们,并用后备锁匙开门入屋后直接上到女死者的房间。“女友人用力推开女死者的厕所,当时厕所紧闭,厕所门内贴满胶纸。门一打开,女友人看见2人躺在厕所内不省人事,还嗅到一股烟味,于是马上电召救护车。”询及死伤者的关係时,聂罗斯指2人是好友关係,进一步详情需等伤者甦醒后向她录供,才能掌握案情。女死者是自由工作者,陈芋慧则在一间公司当书记。他说,现场没有发现闭路电视。母:芋慧与家人失联年多伤者陈芋慧的家人和她失联已一年多,家人一直在寻找她,直到昨晚她出事,家人才终于有了她的消息!陈芋慧的母亲今早在大山脚医院加护病房外受访时透露,他们一家四口,包括一对子女,早年从霹雳搬至威南新大发园商业中心组屋居住,他们与死者颜美桦是住在同一栋组屋,彼此是上下楼的邻居关係。“约一年多前,女儿以工作为由,要求搬出去住,但之后便和家人失去联系。她一年多来都没回过家,期间只是回覆手机简讯,我四处打听她的消息,有人说有见过她,但不知道她住哪里。”她难过的说,昨晚接到女儿出事的消息,马上赶到案发现场,当时她整个心都碎了,脚也软了。当她随救护车送女儿去大山脚医院救治时,不停呼唤女儿的名字,女儿也有睁开眼睛,似作回应。“医生说女儿目前情况稳定,为免刺激女儿的情绪,医生为她注射了镇定剂。”她劝导为人子女者,凡事不要钻牛角尖,任何事情都应该和父母商量。兄:少联络不知美桦情况死者颜美桦的哥哥颜振文(41岁)今早在诗布朗再也政府医院对记者说,家人对于妹妹为何寻死毫不知情。他说,妹妹以前在威南新邦安拔担任书记,在两三年前迁出外居住后,就和家人鲜少联络,妹妹有任何心事只会向母亲倾诉,但母亲3年前已过世,所以家人对于妹妹平时的生活不是很清楚。“不过妹妹曾说过,她很想念母亲,常因过度的思念大哭”。颜振文是在昨晚8时左右,接到干妹妹的电话通知,才知妹妹在家里出事。“我听到后吓了一跳,连忙赶到妹妹的家里了解情况”。颜美桦的遗体经法医解剖证实未涉及刑事成份,其家人已在今早办理领尸手续,并在较后将死者的遗体运往大山脚武拉必华人公冢火化。2人躲避家人换手机号码伤者陈芋慧数年前曾赴台湾升学,但学业未完成就突然回国,且跑到楼下和死者同住,3星期后双双离开,一年多来躲避家人,不止换掉手机号码、关掉脸书,连农曆新年也没回家团聚。陈芋慧的叔叔今早受访时说,亲友曾在这附近一带看过她们一两次,所以知道她们住得不远,但这一年多以来四处打听就是无法找到她们,直到出事后才知道她们是住在十多公里外的柔府。“芋慧唯一的哥哥即将结婚,家人要传达这个消息希望她能回来参加婚宴,可是就是无法联络上她,她们见到熟人就闪避。”据芋慧的叔叔指出,家人非常疼爱这个侄女,从来没有打骂过,甚至她留学中途回来没有解释原因,家人也没有斥责她。“警方录口供时问我哥哥有没有打骂芋慧,我们将近2年没有见到她,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两次的农曆新年都没有回家,2人为何要寻短我们更想知道原因。”陈家是在10年前从角头搬来,在3楼共有3个单位,芋慧的父母和哥哥各一间,小叔一间。邻居指2人乖巧礼貌据一名住在3楼的邻居指出,死者颜美桦母亲在3年前过世,她原本和父亲及一名哥哥住在这栋组屋单位,与住在楼上的芋慧一路以来情同姐妹。“可能芋慧和美桦都是独生女,所以好得像姐妹,2人都非常乖巧有礼貌,见到邻居都会微笑称呼。不过,我感觉她们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这个农曆新年也没见到她们。”据邻居说,美桦的父亲在武吉淡汶一带种植黄梨,人称“黄梨伯”。美桦芋慧两家交情好死者父亲颜亚泳(73岁)与伤者陈芋慧的父亲陈文仕(60岁)一家感情很要好,两家人都住在新大发园商业中心同一幢组屋2楼和3楼。颜美桦的家在2楼,陈芋慧3楼,门牌只相差一号,两家人非常熟络,颜美桦甚至称呼玉蕙的爸爸为干爹。颜美桦有5个兄弟姐妹,在家中排行第4,陈芋慧有一个哥哥,2人的父亲皆已退休。对于女儿美桦的死,颜亚泳感到非常难过,他说,他从未打骂过孩子,也没向孩子要钱,但没想到把女儿养到这幺大,她竟选择走这条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