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酷生活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 正文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嘿,斯派克!斯派克-李拿了奥斯卡奖!他是个传奇。你们看了今年奥斯卡的颁奖典礼吗?那真的太酷了。在他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却被冷落了三十年后,我的好兄弟斯派克终于拿到了这个奖。他凭藉「黑色党徒」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

然而颁奖典礼其余奖项的颁布让一些人失望了——我也要自私地说一句,我也同样感到沮丧,因为当斯派克拿下了他的小金人后,他仍然需要那个大家伙:他需要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

这就是需要我的地方了。

克里斯-波许的故事,导演斯派克李。

好莱坞,这个故事听起来怎幺样?!

好吧,看起来你们并不怎幺感兴趣。这很酷。我承认我的故事不会是由那些「历史最佳「的导演出品的。但是,这只是我自己一直以来逗乐自己的一个事情罢了——因为我打记事起就是个电影迷了。我一直是一个低调的电影迷。自从我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后,电影便成为了我用于刻画自己生涯的工具。这并不是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像是电影里的那样有趣,我猜更多的原因是电影里的那种片段结构更适合用来追溯我的每一段历程。

有些事发生了 — 甚至才刚刚发生,我就会想:嗯,不错,这会是个好的镜头。

像这样的情况就会变成克里斯-波许故事里的一个镜头。

我这里有五个:

第一章——室内.高中的体育馆——白天

好吧, 我的意思是,你想要知道一个场景?那好,在2001年纽泽西州的Teaneck举办的ABCD篮球训练营就是一个。这真是太疯狂了,人群的躁动声,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在我高中的那个时代,篮球圈子里的事情都是通过口口相传的。那时没有Youtube,Instagram,Snapchat[译者注]或者任何类似的社交工具,你想去了解一个球员只能通过别人的描述。就好像是除非你击败过某人,不然你怎幺会认识他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只不过是杂誌上的一个名字,一个排名,一个想法罢了。

都是在美国风靡的社交软体。

在这之中最重要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性的训练营。我只有17岁,你可以想象那样的一种场景,是吧?巨大的体育馆,六七个篮球场。那里十分拥挤(不,等一下,让我再加一些词去形容吧,我不想把当天体育馆里的人群描绘成像廉价的CGI(电脑生成的图像)人群那样,用电脑生成的人群图像通常是经费紧张的电影会使用的技术。)嗯..好吧..总而言之那里十分拥挤,整个体育馆彙集了各路来的球探,所有全国级别的媒体以及全美最优秀的300个高中篮球运动员。我可是準备好了,老兄,并且时刻保持着专注。在一年前,我没有被邀请参加任何一个大型的训练营。我甚至不在那些前100的榜单里。你们认为这样的经历会让我感觉怎样?今年我进步神速,终于来到了这个训练营,我要将我失去的时间弥补回来。我想战胜这里的所有人!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训练营的首场比赛,每个球探都在观众席上。

就像我说的一样:我準备好了,我一直保持着专注。

然后,搞笑的事情就来了。这个家伙,他是对面队伍的,他在跳球前向我走了过来。他块头不大,不过对于一个16岁的孩子来说,他的身材算是不错了。然后,这个家伙指了一下我,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指了指我。

然后他说道,「把他交给我,我会把他锁死的!」

什幺鬼啊?

就像我之前说的,在这种场合里,除非以前一起打过球,不然你根本不知道谁是谁。但如果你是我——球场上最高的那个家伙,你也不会在意谁是谁了。

我就带着这种心态在球场上走来走去——就像是在说我很清楚我的实力非常出众。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并不是在狂妄自大,不过,好吧,也许确实有一点点。但是我篮球确实打得不错,我跑得快 — 那可是我的能力。我身材苗条但是你抓不到我。我会在场上奔跑,扣篮,火锅,而且我能传出好球,运球推进,投三分。我需要什幺表现,我就能在我的武器柯瑞找到什幺。任何我想做的,我都能做到。

所以我就在想,你能防住我?这个无名之辈竟然想防住我? 小朋友,我倒是要防住你呢。

(好了,在这一幕里,我觉得我们应该现在按下快进键 — 就像我们在说,等一下,我们準备去到未来了。回到现在。)

在几周前,我其实在回看当时2001年ABCD训练营的录像带。

你想知道什幺有意思的事情吗?我告诉你,我当时打得可还不错呢。

我说的「有意思」是因为我觉得那一天在体育馆里反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记住我的表现。因为在那一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防守的那个家伙身上。那个「无名之辈」。

和你这幺说吧,那一场比赛应该是他作为「无名之辈」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他做到了一切,而且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那是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我现在重新回顾它的时候能感受到当时在训练营里我们都能感受到的压力,而他却好像什幺事情都没有一样。他就是一直保持着冷酷。另外一件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事情,这或许更加明显,那就是他带给我的感觉是他在打出的是成年人的比赛,他的技能包已经如此的完整。我的意思是,体育馆里面都是「某些人」:他们有的是运动健将,有的是扣篮高手,有的是射手,有的是大学里的明日之星,未来的顶级运动员。但在那个体育馆里只有他一个人已经有了所有的技能。当我们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是那个训练营使他成为了全美的焦点。

比赛结束后,我去问我的教练 — 好吧,我问了他唯一的一个问题。

「教练,那家伙是谁?」

然后他摇了摇头。他看着我,好像他的心都碎了一样。看起来他好像是要我坐下,然后告诉我圣诞老人其实并不存在一样。

他说,「那就是勒布朗-詹姆斯。」

第二章——室外.多伦多的各个地方——白天和晚上

我在多伦多的经历肯定不能只有一幕。

我的意思是,要想记录一个人最终成长为一个男人的过程的话,一个镜头怎幺够呢?

事实上,我在多伦多的镜头更像是一些由小的瞬间组成的:一些被剪辑过的短的场景(也许是像热门歌曲里裁取的片段?)——而最后把它们合併在一起就成了一些很有意义的东西了。

等等,我这说的不就是蒙太奇嘛。

电影里的一种拼贴剪辑手法。

好吧。

我想说的就是蒙太奇。

背景音乐就放Barenaked Ladies[译者注]的歌吧。

Barenaked Ladies是加拿大的一个摇滚乐队。

完美。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剪辑:新秀波许。还是那个安静,身体瘦长的孩子,但我突然间需要先放下其他的东西去适应一个新的国家。19岁的我就这幺开始了我的多伦多之旅。我住进了我的第一间公寓,去看了我的第一场曲棍球比赛,尝试了一种叫「poutine」的东西。那里的人们都非常友好。说实话,我从没想到人人都喜欢暴龙队。我也不知道在北方他们有种叫「骑行或者死亡」的文化。但是我学的很快,哦对了,我还知道了一加元是多少钱,还有一两个法国单词。Bonjour(早上好)。真是太酷了。

剪辑:雪。

剪辑: 我竟然和文斯-卡特在同一个球场里?那是我的首场训练。这是一场带着一半惊奇感和…半兽人的对决。卡特在我面前完成了暴扣, 「欢迎来到NBA,小兄弟。」 这真是太尴尬了。不过回过头看,这其实是在预料之内的。我仍然在球场里打得无所适从,卡特却表现得不可阻挡。整件事感觉都不是真的。卡特从跳球过后一直就防的我十分难受,我是球队的高顺位新秀,他就是——呃你知道的——文斯-卡特。他就是想看看我这个新来的小伙子能打出什幺样的表现。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间接的祝福:那种来自卡特的压力,让我变得更有侵略性,更想证明自己。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剪辑:场下呢?卡特完完全全是另一幅模样了。不会在扣完篮后对我怒吼什幺的了。卡特是那些NBA传奇中的一位,他把我放到他的翅膀下引领着我一路向前。事实上在我的新秀赛季中,卡特曾几次来到我的住所和我共进晚餐。我们讨论着篮球,人生…..什幺都谈。(现在你们可以想象,我在德州的家里对我的孩子说,在我高中毕业两年后,文斯-卡特竟然来到我家和我共进晚餐是什幺样的感觉了。在孩子面前你会尝试的装得更酷一点)

剪辑:更多的雪(多伦多10月份竟然就开始下雪了??)

剪辑:我在我的公寓里看着SportsCenter播出的NBA高光集锦。嘿,兄弟,这真是疯狂,这几乎都是和我一届的家伙:勒布朗,卡梅隆-安东尼,德维恩-韦德,约什-霍华德——我告诉你吧,这帮人正在联盟里茁壮地成长。他们有些人已经打进了季后赛,有些就差一点点。他们找到了自己舒服的打球方式,正在联盟里越打越好。与此同时,在我进入NBA的前两年里,我们队一共只赢了66场比赛……..

剪辑:更多的雪。(怎幺四月份还在下啊??)

剪辑:好了好了,在我来到的第四年,我们例行赛赢了将近50场并且成功打入了季后赛。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季后赛呢。我们在第一轮季后赛里4:2击败篮网,我场均能够得到18分和9个篮板。我们开始在多伦多打出点名堂了。

剪辑:更多的雪。(好了,我不想再说这个了)

剪辑 : 看到了吗,从我开始之前说我们开始打出点名堂来了已经过去了多久啊。不过说真的,这就是我的感受。这种感觉就像是前一分钟我们已经把全部事情準备好了,蓄势待发。结果下一分钟…..我抬头看了看日曆,哇,这已经是我在暴龙队待的第七个年头了。要签新的合约了。是时候做出我成人后第一个重要的决定了。我不会撒谎……但是对我来说是时候告别多伦多并向前看了。然而我对多伦多只有爱,纯粹的爱,这没有半点虚假。我爱这个球队,我爱这里的球迷们,我爱这座城市,我爱这里的文化。我还想告诉你,有一部份的我甚至开始爱上这里的雪了呢。

室内.转会期间和各个球队的会谈室——白天

在2008年8月的时候,我们正在北京参加奥运会。在与西班牙的决赛前,我们有一天的休息。我,韦德还有詹姆斯在我们酒店的房间里秘密地见了面。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做什幺。这是现实版的「十一罗汉」。只是里面不再是克鲁尼,皮特和达蒙[译者注],而是三位2003届选秀的球员。成为自由球员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规划了。我们在酝酿一个计划。

克鲁尼,皮特,达蒙是电影「十一罗汉」的演员。

哈哈哈不是的,我在开玩笑啦。

那完全是我瞎编的。但是这很搞笑:有很多人在猜测这是我们三人组如何决定一起打球的,考虑到我现在正在规划我的电影,我其实也希望事实是这样的。

但是真实的故事截然不同。如果你问我真实的故事是什幺的话,我会告诉你其实比这个我编的故事还要好。

我在2010年的夏天和四支不同的球队见了面,他们的说辞都令我印象深刻(呃…除了一支球队,这个我就留给你们去猜啦)。但是说真的,我知道有不少球队会立刻过来和我会面,但是我没有预料到他们的游说能那幺好。你懂我的意思吧,我本以为我能够很快就决定出哪支球队签约,但是事实上我每次与一支球队会面完,我都会想,说不定我在这里也能打出点特别的东西。

进入自由球员的转会市场感觉很不错,但是这也很令人煎熬。我认为球迷们对于自由球员市场有一个误区,那就是他们以为球员们知道自己将会得到什幺。球迷们误以为我们早就知道了所有东西,最后宣布加盟球队的那一刻其实没什幺意义。但是和你们说老实话:我极大地低估了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做出抉择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次会面令我的印象格外深刻。

那是一次你能感觉到它就是与众不同的会面。

当我注意到帕特-莱利走进来时我父亲的反应时,我就知道这次会面会很特别。我父亲飞到芝加哥和我一起参加会谈。这很有趣 — 他其实根本不是那种类型的父亲。但是我猜他只是想看看这种会谈是怎幺一回事。这就好像他在对我说,让我近距离看一次这个疯狂的过程吧。好吧,无论如何,我们这两个波许家的人正在那里等着…….然后,帕特-莱利走了进来。

你必须知道一些背景:我的父亲是一个在80年代长大的男人。在那个年代的时候莱利创造了「showtime」时期。[译者注]莱利就是我父亲尊敬的那种「男人」。然而我却感到很疲倦,因为这是我今天的第三场会面了。但是当莱利走进房间,我父亲就瞟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好像在说:「嘿,儿子,放尊重点,对这次会面尊重一点。」

1981-82赛季,帕特·莱利开始接掌湖人队,他带领湖人队在80年代创造「SHOWTIME」时代仍被人津津乐道创造了湖人王朝,并在82、85、87、88四度登上总冠军宝座。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莱利进来了,大家都安静了。我们握了手之后就坐了下来。在和其他队伍见面的时候,他们的说辞都大同小异:他们会展示ppt,在iPad上滑动他们的照片。就像是这样:这是你穿上篮网队服的样子 这是你出现在联合中心前的一张巨大的海报上的样子然后就结束了。

但是和莱利会面,没有任何的ppt,或者ipad。

莱利展示的是自己的东西。

他开始说话时,整个房间都十分寂静。起初我还觉得这有点点怪怪的,因为和其他球队见面的时候都是由教练开始讲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做。但是,当我朝埃里克-斯波尔斯特(热火队的总教练)拉和安迪-埃利斯伯格(热火队的总经理)看去时,他们看起来…..哎,我不确定该怎幺描绘出他们的样子。他们就坐在那里,听着莱利的讲话,他们尊敬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那可是帕特-莱利呢,即便他们现在都在热火队,他们还是很尊重帕特-莱利过去的光辉时刻。

然后,莱利不断地说着。

莱利说道,「好了,克里斯——让我告诉你一些东西吧。我不会拖很长时间。」 他告诉我热火队有足够的薪资空间去签下我和詹姆斯,与此同时留下韦德。然后,莱利脱下了他的西服外套,捲起了袖子,往桌子上倒了一些东西。

哈哈!这是一袋总冠军戒指,在会议室的桌上放着,就在我们前面。莱利看着我,看着我的父亲,然后说,「在我们面前的这些东西…..这就是我想说的,伙计们。「

所以说并不是什幺「十一罗汉:北京秘密会议「。这些故事你们就给自己留着吧。我甚至都不关心他们说什幺。他们对真正的情况什幺都不知道,老兄。

他们对莱利一无所知。

第三章(B)——室内.美航球馆——晚上

我们拿下了两个冠军。

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获得过总冠军。我们赢了两次,我们赢了两次总冠军,还是背靠背的总冠军。这意味着我们赢下了第一次,然后再次回来赢下了第二次。我对此深感骄傲。德维恩-韦德,勒布朗-詹姆斯还有我——我们从刚在一起时人们就对我们的组合有非常高的期望了。我觉得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使得他们在那个时候很难以一种公正的眼光来看待我们所取得的成就。

相信我,我也感受到了,说起来这令人难以置信——在韦德的最后一舞,到我球衣的退休仪式——我们似乎已经处在了对过去那支热火队的「怀念阶段」了。但无论如何,我们取得过的成就就在那里,他们永远就在那里,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人们回顾过去的时候,看看那个时候的球队们,我有一种预感——我觉得现在的人们对于我们的喜爱要比过去的人要多。因为那个时候……你知道的,我们就好像跟达斯-维达的邪恶帝国一样,我们可以算得上是那种人人都讨厌的球队了。但是现在当人们没有了当时的那些情绪后再来看待当时的我们,也许会看得更清楚吧。

同时我觉得人们终于能完整地看待那整个时期了,这也是全部的内容:三个好朋友聚在了一起打篮球。仅此而已,这就是全部了,兄弟。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所以这些回忆就是那些年里我的故事。

但对于我来说,对于我的电影来说,上面这段甚至都不能算是最重要的片段。为什幺?因为上面这些是每个人都知道的部分。这就是那些伟大的电影做的事情,那些真正的经典电影:他们会故意扰乱你的预期,当你觉得他们会这幺做的时候,他们反而会那样做。你得一直猜下去,他们从不告诉你你已经知道了的事情。

然后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感觉每个人基本已经知道了他们需要知道的我在热火时期的故事。或者说他们已经知道了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拿下了两次NBA总冠军。

第四章——室内.医院的放射学疗室——白天

当他们把我推进核磁共振的那个轨道时,我在玻璃后面看到了两个医生。

他们正盯着电脑看,然后他们的声音便从我头顶的扬声器中传来。兄弟,那可真的有点恐怖。那个机器开始了工作,发出了那些声音——旋转起来的那种嗖嗖的声音。

然后他们把我拉出了轨道,这个时候我看到玻璃外面的医生变成了四个。他们挤在一起的样子……看起来就不像是什幺好的事情。接着他们中又加入了一个医生,然后又是一个。我想着:好吧,我受够了,我得知道现在到底是什幺情况。

我爬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门,「嘿,发生了什幺吗,现在是什幺情况?」

全部的六个医生都立刻抬起了头看着我,你可以看出来他们有一点吃惊——就好像我是那种在暂停时偷偷跑到了别的队去偷听的球员的那种感觉。过了一会,那六个医生中的一个将他的手指向了电脑屏幕:「看,这个地方,那是一个血凝块。」

那是一个血凝块。

那是一个血凝块。那是一个血凝块。那是一个血凝块。我在我的脑子里说了好几遍这句话。血凝块,好吧,听起来……呃,我也不知道听起来是好还是坏。也许挺糟糕?但是我会尽我所能的去了解这个「血凝块」,然后我们就会一起把它解决掉,然后我就会没事的。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真的挺好笑的,但在那个时候呢?我记得我在想的事情还是我们队刚刚交易得到的戈兰-德拉季奇。不,我是认真的,这真的当时的我所在想的事情。我当时专注的是如何能使我们的赛季重新回到正轨。我觉得当时的我像是在对我病情的震惊和被剥脱了打球的机会中不断地徘徊。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我觉得当时的我像是在对我病情的震惊和被剥脱了打球的机会中不断地徘徊。

然后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的一个想法把我从这种状态中拉了出来。

我把我的妻子找了过来。

我对她大声地说出了那个词,血凝块,然后阿德里安妮,你知道的,让我们这样说吧:虽然我们俩都不是医生,但是我的妻子呢,她甚至能在电视上演一名医生。她很快就在谷歌上找到了答案。她输入了「血凝块」,当时那个时间点也足够疯狂了——因为前NBA前锋杰罗米-柯尔西刚刚才因为血凝块而去世了。所以当我的妻子看到这个的时候,她决定再也不让我参与和篮球有关的事情了。再也没有和任何和德拉季奇有关的话题和想法了。她说:「亲爱的,从下一秒钟开始,你需要遵照医生的指示,这个问题很严重。」

下一件我知道的事情就是我被推进了另一个房间。他们给我戴上了氧气罩,给我打了血液稀释剂。在我的胸口插了一根针,这是为了从我的肺中排出什幺东西。他们告诉我我将会在医院里「至少待上几天」。但是这种不确定性令人抓狂。每一天我都在想,我今天能回家吗?或者我的仪器会不会突然开始哔哔哔地响起来,然后……我康复的时间表到底在哪里呢?

我康复的时间表呢?!

当然了,这个我问的最频繁的问题最后带来的答案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然后我的时间表……最后就不是一个时间表了,几天变成一周,然后一周变成两周,然后两周……唉。

两周变成了我剩余的职业生涯。

第五章——室外.游泳池——白天

好吧,这里就是我的故事的最后一幕了。

这次三月末,在我的球衣退休仪式前的那个周末的晚餐可以算得上是我的退休晚餐了。多亏了阿德里安妮,她基本将一切都安置得十分妥当,她邀请了我的朋友们,家人,几乎是每一个人和我有关係的人。这基本上是我和我的团队最后一次在一起度过这样的夜晚了。我说的团队并不是球队,而是我自己的团队,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波许之队。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夜晚是一个回顾之夜,同时也是一个庆祝之夜。总而言之那个晚上十分特别。

这个瞬间也很可能是我的球衣退休仪式。你知道的,这很有趣:在一定程度上,在我进进球馆的那天晚上,我在想我是在和自己开这个玩笑——在那里,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诉自己今天不过是和过去的许许多多天一样罢了。没错,这是我过去每次进进球场会走的路线,还是那个熟悉的停车位,还有在我还在打球时会遇到的那些很棒的热火队的工作人员。我认为那种熟悉的感觉是我用来控制球衣退休仪式上自己的情绪的一种方式…而不是去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来到这个球馆了。这几乎就是一种本能。

但是我是为了什幺而感激的呢?每次当我一踏上球场,热火国度,你们就把我从那种本能中唤醒。那种能量是疯狂的。就像有20000人在那里……和我在一起,提醒我去享受这一刻。你知道我在说什幺吗?就像你们告诉我的那样,不,波许,我们爱你——但是今晚不行。你今晚不能像以前那样走上球场,为球队而战。

今晚关乎你们中的每一个人。

老实说,在你们这些球迷们这幺多年来给我的所有礼物中……我发誓,这一条绝对排在名单的最前面。你们不仅让我能体面地离开这个球场,你们还确保我自己能找到新的方向。对此我会永远心怀感激。

但是你们知道吗,相较于我故事的最后一章中的这两个近乎完美的时刻,我现在更想讲一讲没有那幺耀眼的瞬间。

我想讲的是在这两个时刻前几周发生的事情。

这是在一个半月前和我父亲的一次谈话。

我的双胞胎们的生日在三月十五号。所以我们在家里组织了一次小的聚会——像是那种泳池派对,你知道的,孩子们都邀请了他们的朋友。而我的爸爸也来了。当孩子们在泳池里玩耍的时候,我和我的爸爸坐在一起。我们坐在一起,笑着说我们两个已经太老了:我的爸爸60岁,而我马上也要35岁了。

然后我们的谈话就停住了一下。

我爸爸转向了我,然后他说:「儿子,你有想过当你到了60岁时的样子吗?」

天,这可是个好问题,不是吗?

[翻译团] Bosh亲笔:想看电影吗?五片段带你回顾我生涯 事实上我想过。我告诉了我的爸爸。我跟他说我经常会想到他在我现在这个年纪的时候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他35岁而我只有10岁,而我现在最大的孩子Trinity也正好是10岁。所以这意味着……再过25年,当Trinity跟现在的我一样大的时候,好吧,她的爸爸就已经是60岁啦,就跟我的爸爸现在一样。

到这里我们的谈话又停顿了一下——这回的停顿要更久一些。而且我能感觉到我们两个人都对我们刚刚说的话产生了感触,你知道吗?就是对我们刚刚所讲的话的每一个部分都有了一种感觉,然后我们就坐在那里——任凭那种感觉在我们头脑里徜徉。

在这种感觉过去后,我们又回到了聊天之中。回到了那些笑声,那些回忆,那些我们互相分享的故事,然后看着孩子们玩耍。但就是那个时候的那一瞬间让我一直无法停下我的思绪,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我一直在想:我们活在世界上,从一个目标奋斗到下一个目标,我们都会去努力达成这些目标,达到别人对我们的预期,从A点到B点……然后当你回首的时候,你把这些全部加起来的时候,一下子人生看起来好像就很短暂了。生活可以看起来过得超级快:从一个时刻到另一个时刻,从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快到当你回头看着自己的故事时似乎觉得自己是一个在看着别人故事的参观者。就好像是你自己这部电影中的一个演员一样。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瞬间,就像是我在游泳池旁和我父亲的谈话的这种时刻,我的父亲坐在我的旁边,我的孩子们还另一边;而我已经35岁了;我刚刚结束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篮球生涯;我能娶到的总是令人惊喜的妻子。我可以找到这些片段,一个接着一个:这些我父亲之前为我準备的生活,到我现在自己决定的生活,然后再到我为我的孩子们所做的事情……这种感觉真的可以说是最奇怪的感觉了,一下子所有的东西似乎都能联繫在一起,一下子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永恆。

每一件事情都感觉他们十分重要。

再过25年,我的爸爸就要85岁了,我最大的女儿也将来到35岁。

然后我就要60岁了。

你甚至能想到这一点吗?

兄弟,和你说实话吧——我觉得是时候去找斯派克了,因为我终于找到那种感觉了。

文章来源:虎扑社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