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生活港 >宗联委促黄伟益 公开槟庙会灯会账目 > 正文

宗联委促黄伟益 公开槟庙会灯会账目

宗联委促黄伟益 公开槟庙会灯会账目

宗联委促黄伟益 公开槟庙会灯会账目

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促请黄伟益公布2016年庙会及今年灯会的账目,前排左起吴美灶、王德钦、林宗逸、张威如、杨清辉、叶谋通及林民利。

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促请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公开2016年槟州庙会及2017年灯会的账目,同时宗联委也强调,黄伟益日前指庙会与灯会是一体的言论不属实,因灯会是属黄伟益的个人项目,与庙会无关!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张威如周二连同宗联委成员召开记者会时,作出上述回击。张威如指出,既然黄伟益要求宗联委公布2017年庙会账目,那幺黄伟益亦应公布本身担任大会主席时的2016年庙会及今年灯会的所有账目细则,包括多少筹款、多少赞助商及开销项目。

2017年拨款最少

他强调,今年由宗联委举办的2017年庙会反之是获得拨款最少的一次,只有60万令吉,完全不敷庙会的开销,幸好参与的各团体都体谅,都愿意以倒贴的方式参与,并不是如黄伟益说的今年拨款最多。

他指出,由宗联委主导的2017年庙会没有大会主席,也没有向外筹款,就只有这60万令吉。他说,这是基于以往庙会分别由黄汉伟及黄伟益主导时,他们皆以州政府的身分向外筹款,而他们清楚了解该找怎样的赞助商。

“反之,今年庙会是由宗联委主导,加上并不清楚找来的赞助商是否符合州政府的要求,因此在尊重州政府的情况下,并没有自行对外筹款。”

庙会赞助突转灯会

他说,从前朝政府开始至今,向来的做法是州政府向外找赞助,包括拨款或经费。从赞助商筹得的款项都会先通过州政府代收,再一次过综合及拨款给宗联委,这些都被列为“州政府拨款”。

他也提及,黄伟益称灯会并没有干涉到庙会,但是自2005年开始就赞助20万令吉予庙会的东家产业集团,今年的相关赞助却突然转入灯会,致使庙会的来款从2015年的82万令吉减少至60万令吉。

他也指出,黄伟益指2015年的庙会没有82万拨款,宗联委已提呈相关账目给州政府,账目可明确显现来款详情,而有关账目还是由黄伟益指定的会计公司所处理。

宗联委促黄伟益 公开槟庙会灯会账目

庙会是槟州历年活动之一,惟近年因拨款事宜引起争议。(档案照)

槟政府支不支持庙会皆续办下去

张威如表示,2018年度的庙会已开始筹办,而这庙会的活动原本就是做给槟州的人民,至于槟州政府明年是否不支持或不赞助,这就要看州政府的立场是什幺。而庙会不管怎幺样都会一直传承下去。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财政吴美灶、副主席王德钦、执行顾问林宗逸、署理主席杨清辉、执行顾问拿督叶谋通、总务林春煌、副主席拿督林民利、许开景、理事苏汉秋、吕振和、副秘书蔡德兴、孙培华、郭盛宗、陈天益、曾楚彬、曾志京。

张威如:曹观友黄汉伟欧宗敏

非视庙会为“肥肉”者
“曹观友、黄汉伟、欧宗敏三人不会是视庙会为“肥肉”的人!”

与3人合作愉快
张威如在记者会上坦言,槟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在过去5年担任庙会大会主席时,与青联委合作愉快,完全没有问题。而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在爱情巷名英祠产业事件上也给予很多帮助,是真正为民服务的议员。至于政府委任的代表兼庙会策划欧宗敏,在与宗联委合作期间都给予不少的帮助及建议,是良师益友。
黄汉伟早前曾被媒体询及,是否就是宗联委口中所影射视庙会为“肥肉”的议员,张威如澄清指,有关议员或人士绝不是上述的三位。他说,在报上一直强词夺理、以政治肮脏手段人身攻击宗联委的人,即便是不指名道姓也能呼之欲出。
他揶揄黄伟益在2016年主导庙会时,拥有近90万令吉的筹款,但实际的数额至今仍然未见公布。而当时黄伟益拥有如此多的拨款,却指没有足够的钱缴付当时宗联委属下的22家庙参与演出的8万4000令吉的总费用,前后仅缴付了1万令吉,至今尚欠7万4000令吉。
他说,对方主导庙会时的拨款比宗联委主办时来得多,却口口声声指钱不够用,他反问“这是不是一块肥肉、在搞商机?”

选票为谈判皇牌
“我们没有跟州政府谈判的筹码,唯一的皇牌是手中的选票!”
张威如强调,宗联委并没有要针对州政府,只是要捍卫传统文化及名英祠的产业。他冀随着6月2日在乔治市世遗机构提呈账目给黄汉伟后,能够尽速解决庙会的争议以及位于爱情巷的名英祠产业归还手续。

已呈“赎回”产业文件
他表示,以上事件已受到东南亚几十万名各姓氏宗联委成员的关注,如今正看州政府如何处理这事情。另外,他也强调,已按照州政府的要求,提呈“赎回”爱情巷名英祠的文件,但至今毫无消息,尽管曹观友早前曾指,只差首长的批准,而黄汉伟日前接领账目也表示“静待佳音”。他纳闷这所谓的“静待佳音”需要等至什幺时候?
而宗联委成员也补充,当初要求州政府协助合法化这产业的法律地位,但如今要求州政府“归还”名英祠而迟迟没有下文的情况下,有“把产业送给了对方”之感。
至于面对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在专栏上的抨击,张威如表示,黄泉安并不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建议黄泉安先了解清楚后才发表言论。
黄泉安早前的专栏指为何宗联委需等州政府的催促才交上账目,张威如表示早已要求会见首长提呈,但迟迟未获得安排,最终才在日前将账目交给黄汉伟。至于黄泉安问及宗联委何时才容纳附属组织即青联委一起筹办庙会,而张威如表示,其实青联委一直都有参与,而参与单位的名单皆可在面子书专页、节目总表里看到。至于黄泉安询及何时公布2017年庙会检讨报告,张威如表示检讨报告及改革内涵建议书已经多次在记者会上公布。
另外,针对另一则刊登在中文报,抨击庙会的“读者来函”,张威如表示,有关自称定居美国的读者似乎非常了解整个庙会的操作,甚至是议员都可能未必清楚的流程,这名读者都了如指掌,加上内容多处疑点甚多,他质疑有关读者其实是政治人物所撰写。


相关阅读